搜索 解放軍報

直面“成長的疤痕”,這樣的軍旅青春不會因缺憾而失色……

來源:中國軍網-解放軍報作者:王 珏責任編輯:楊凡凡
2020-11-19 06:47

重新起跑,直面“成長的疤痕”

■王 珏

設備搶修

生活中,有這樣一類人羣,受傷後容易留疤,哪怕只是一道很小的傷口,癒合後留下的疤痕也會顯而易見。這是由於個人體質導致的,醫學上稱之為“疤痕體質”。

軍營裏,紀律有時就猶如一把鋒利的刀刃,觸碰就會受到懲戒,繼而形成一種“疤痕”。對心理上趨於“疤痕體質”的戰士來説,“疤痕”將難以抹去甚至會進一步擴大。

在東部戰區海軍某導彈快艇大隊戰士望文成看來,自己就是一位心理上具有 “疤痕體質”特徵的人。他忘不了兩年前的那天——自己在執勤時因違規使用手機而受到紀律處分。

“疤痕”在誰心中,誰就會有一種苦澀。自卑、敏感、焦慮、失落……當夜深人靜時,這些情緒讓望文成輾轉反側。

幾天前,單位組織更新“人員信息表”時,一位新戰友湊上前好奇地問:“望班長,你咋還捱過處分?”突如其來的“觸碰”,讓望文成有些無言以對。

“疤痕”無法抹去,當你面對它時,是永遠停留在傷痛瞬間,還是將它作為刻骨銘心的警示砥礪前行?望文成選擇了後者。

在單位的“容錯機制”和領導戰友的幫助下,他最終驅散了籠罩在心頭的那片“陰霾”,積極地投入到工作之中。由於表現優秀、工作突出,他入了黨,被評為“優秀士官”,還成長為大隊素質過硬的專業和管理骨幹,多次在比武競賽中獲獎。

“紀律處分,就像一塊石頭,將它背上就會成為一種負擔,將它墊在腳下就能成為進步的階梯!”10月初,作為士官典型站上領獎台,望文成絲毫沒有迴避地説:“不必刻意抹去那道‘疤痕’,將它刻在我的心裏,既鞭策自己,也警示別人。這樣的軍旅青春,不會因缺憾而失色……”

應急演練

訓練尖子“捱了”警告處分

軍港之夜,月色如銀。東部戰區海軍某導彈快艇大隊營區內格外寂靜。

此刻,燈火通明的某艇教導員室裏,牆上的時鐘指針跳動得讓人急躁——教導員祁海天眉頭緊皺來回踱步,坐在他身旁的艇長劉建新,也悶不吭聲……

讓他們煩心的事,就發生在數小時前:該艇對戰士個人物品進行點驗時,發現下士張漢斌違規使用一部智能手機。

張漢斌是單位重點培養的“好苗子”。還是當義務兵時,張漢斌就曾在上級比武中奪冠並榮立三等功一次。晉升士官後,他當上了電工班班長。就在幾天前,他還帶領團隊在上級比武中捧回了“團體第二”的獎盃。

訓練尖子頂風違紀,咋辦?依規依紀處理,一紙處分在所難免,對其個人發展必是一次“重創”;如果“從輕發落”,不僅會造成錯誤導向,更無法嚴明紀律。

最終,經該艇黨支部研究決定:給予張漢斌行政警告處分一次。

調查顯示:近幾年,部隊政治生態和風氣建設持續向上向好。在依法從嚴治軍背景下,“處分”這個以往有些“羞答答”的話題,正逐步變得“亮堂”起來。

該大隊一份數據顯示,僅去年以來,就有15人次受到不同程度的處分……

談到“戰士受處分”背後的原因,一名帶兵人説:少數戰士明知紀律法規,仍心存僥倖頂風違紀。有的學習條令法規提不起興趣,觸碰了法紀才後知後覺;有的年輕戰士對紀律處分缺乏敬畏……

此外,個別帶兵人教育與監管不力,只會生硬地劃出紀律底線,告誡戰士“什麼不能幹”“幹了要受到什麼處理”,至於方法是否科學、監管是否到位等考慮不夠周全。

“真是既痛心又苦惱!”某艇教導員林祝梁説,“誰也不願看到身邊的戰友挨處分。現在的年輕戰士思想活躍、性格各異,帶兵人既要嚴肅嚴格,又要真情關愛,有時候真感覺有心無力。”

調查中,有人説:戰士違紀受處分,彰顯的是黨委從嚴執紀問責、正風肅紀的決心與勇氣;有人説,戰士受處分不能完全歸咎於戰士的個人過錯,還應看到帶兵人的責任缺失與情感缺位;還有人説,戰士犯錯不能只拿紀律規矩“處分了之”,更不能全盤否定,關鍵是要做好後續工作,真正體現紀律的“温度”。

戰鬥部署

受處分不等於“前景黯淡”

盛夏,安徽省阜陽市一座廣場上,一名青年正帶領團隊進行無人機操縱訓練。精準懸停、指點飛行、規劃航線……他一邊操控着無人機切換各種飛行模式,一邊不停地與身邊同事交談。

這位青年名叫王凱,原是該大隊某艇槍炮專業的一名戰士。去年9月,該大隊士兵退役儀式上,胸戴紅花、肩披綬帶的王凱面向軍旗敬禮告別時,忍不住淚流滿面。

2014年初,王凱走上艦艇成為一名專業兵。他的班長王高峯是名聲在外的“專業大拿”,追尋着班長的精武足跡,王凱渴望建功軍營。

然而,在一次考核中,王凱因違規被查糾,受到警告處分。半年的“處分影響期”成了他難以逾越的一道鴻溝。原本渴望留隊的他,只能脱下軍裝黯然離隊。

“有的‘疤痕’成為成長路上的印記,提醒自己時刻保持謹慎細緻!”談起那段苦澀經歷,王凱感慨地説:“正視挫折、改正錯誤,才能走好人生路!”

與王凱的“遺憾青春”不同,他的戰友陳國邦,則是選擇“讓青春不留遺憾”。兩年前,陳國邦受到警告處分。

“剛進軍營就挨處分,真有一種‘天塌下來’的感覺,幹啥都提不起勁頭,還不敢和家人説……”陳國邦用“掙扎”來形容當時的心情。

本以為發展前景就此黯淡的他,在教導員王健和班長朱宗的耐心幫帶下重拾信心,通過不懈努力,成功“逆襲”:被評為“優秀義務兵”,晉升士官,成為入黨積極分子,專業素質也有了大幅提升,在單位季度比武中斬獲冠軍。

如今,聊起自己的那次挫折,陳國邦坦然以對。眼下,已成為單位重點培養對象的他,渴望早日加入黨組織。他説:“犯錯誤本身並不可怕,可怕的是缺少直面錯誤的勇氣。從哪裏跌倒就得從哪裏重新起跑,努力做最好的自己。”

調查顯示:戰士受處分後,有的成功跨過了“心理關”,努力成長;有的怨天尤人、碌碌無為,甚至“破罐子破摔”;還有的因擔憂個人發展前途,最終選擇了退伍。

去年5月,大學生士兵裴先聰在休假期間違紀,受到警告處分。裴先聰回憶説:“捱了處分,既害怕被當成 ‘另類人’,更擔心個人發展因此受限……”事後,他調整心態,加倍努力工作,最終如願入黨。

“在我看來,忘掉處分,刻苦訓練,是化解內心苦悶的一劑良藥。”曾受處分的戰士張漢斌説:“身為班長,感覺在全班同志面前説話沒了底氣。但沒想到,大家還是一如既往地支持我工作。只要知錯就改,沒人會嘲笑你的努力。”

調查顯示:受處分的戰士中,既有班長骨幹,也有專業能手。“只要幫助他們卸下思想包袱,正確看待過錯,他們仍是各個崗位上的中堅力量。”該大隊參謀長顧浩説:“作為帶兵人,應積極地作正面引導,幫助他們恢復信心、重新起跑。”

破浪前行

找準嚴管與厚愛“最佳結合點”

調查發現:戰士受處分後,更加渴望得到大家認可並重新證明自己。

今年初,戰士陳偉因違規使用手機受到處分。組織上的關心和愛護,讓他及時擺正了思想,苦練軍事技能,憑藉突出的工作表現,當上了戰位長和管理骨幹。

如今,每逢艦艇執行急難險重任務,工作踏實的陳偉都是大家信賴的“大梁”。

“把教育延伸到處分之後,進一步做好思想轉化和現實表現考察工作,體現組織的關心和愛護,才能最終實現‘懲前毖後、治病救人’。”該大隊副政委黃傑説。

去年以來,該大隊常態化組織基層紀檢工作骨幹培訓,設立基層風氣監督員,參與訓練監察、伙食採購、評功評獎、經費使用等敏感事務監督。同時,利用每月基層風氣建設形勢分析和定期普查、重點抽查、跟進督察等方式,督導查糾各類傾向性問題,建立抓風氣建設協作長效機制,營造學法用法的濃厚氛圍,不斷增強戰士遵紀守法意識。

他們對受過處分的戰士實行定期“教育幫扶”制度,全方位瞭解掌握他們的思想、學習、工作、生活及家庭情況,有的放矢搞好思想教育和監督管理。

“只要踏實肯幹、積極工作,組織不會讓過去的‘黑點’影響你的發展。”回訪中,帶兵人的一席話打消了受處分戰士賴相傑心中的諸多疑慮。在平時工作中,他們大膽起用受處分戰士,多給任務、壓擔子。賴相傑説:“組織沒有把我當‘特殊人’,心裏很感激也很温暖。只有更加努力工作,才能回報領導和戰友們的關懷。”

該大隊還建立“受處分戰士訴求表達”機制,針對身體有疾患、家庭變故以及性格偏執等受處分戰士,指定負責人“一對一”掛鈎幫教,做好一人一事思想工作,幫助其深化認識、吸取教訓、改進提高。

同時,他們要求各級帶兵人在處理戰士違規違紀問題時,正確分析違紀的情節、性質、原因等,對“違紀觸犯了哪些紀律”“適用於什麼樣的處罰”等問題弄清弄準。對故意違反紀律、屢教不改者,執紀時敢於較真碰硬。讓受處理者感受到嚴管的“力度”與厚愛的“温度”。

在開展經常性紀律法規學習教育基礎上,他們利用“水兵講壇”“甲板吐槽會”等互動平台,讓管理者與被管理者分別走上講台,説説“心裏話”“牢騷話”,學會換位思考,相互理解支持。

此外,該大隊紀檢部門為每名受處分戰士建立“個人成長表現檔案”,分析回訪情況,給予綜合評價,並將其作為“處分影響期”後恢復戰士各類職務、向所在黨組織提出建議的重要依據。

據統計,近3年來該大隊受處分戰士到服役期選取士官率達75%。今年9月的一次回訪數據顯示,受處分的戰士中90%被評定為“好”。

人非聖賢,孰能無過;知錯能改,善莫大焉。該大隊政治委員矯正坤説:“管理與執紀的精度和温度,折射的是一級組織的責任擔當。既要立起真管真嚴、敢管敢嚴、長管長嚴的標準尺度,又要把嚴管與厚愛有機統一的執紀理念向基層官兵傳導。”

(應採訪對象要求,文中個別人物為化名)

圖片攝影:王 珏

從諸葛亮與馬謖談起

■劉春暉

馬謖,三國時期蜀國人,素有才名,善謀軍計。公元225年,諸葛亮平定叛亂前,馬謖曾獻“攻城為下、攻心為上”的良策,因此深受賞識。

公元228年,諸葛亮北出祁山,力排眾議任命馬謖為先鋒,鎮守街亭。馬謖違抗軍令、驕傲輕敵,將大軍部署在遠離水源的街亭山上,導致部隊被困,慘敗而歸,最終被諸葛亮斬首。這就是《三國演義》中諸葛亮斬馬謖的故事。

諸葛亮為何揮淚斬馬謖?

我們不妨站在諸葛亮的角度看:第一,馬謖具有較高的軍事理論水平,任職經歷豐富,是不可多得的“專家型”骨幹人才,曾做出過很多突出貢獻,斬了非常可惜;第二,馬謖與自己私交很深,經常促膝長談,從個人情感角度考慮,不忍心斬;第三,馬謖違反軍令軍紀,致使部隊傷亡慘重,不斬不能正法、不能服眾。最終,諸葛亮為嚴明紀律,下了斬的決心。

現實生活中,基層部隊也偶爾會遇到“揮淚斬馬謖”這樣的難題。幹部、骨幹、尖子、苗子違紀了怎麼辦?是吝才、惜情還是痛心“斬”下紀律這一刀?這不僅是一道簡單的選擇題,也是對一級組織和一線帶兵人的政治考驗。

“令嚴方可肅軍威,命重始於整綱紀。”一支過硬的部隊,首先是一支紀律嚴明的部隊。我們必須深刻認識到,紀律是一切制度的“基石”,無論是誰觸碰了底線,都必須接受法紀的懲處。否則,對部隊軍心士氣的毀傷是無法彌補和挽回的。作為一線帶兵人,要時刻牢記:公大於私,法大於情,情法並存時務必以法為綱。

馬謖被斬,沒了下文。其實,我們也可試想一下,如果馬謖沒死,未來會怎樣?以馬謖的聰明才智,他也許會以此為訓,痛改前非,立下奇功。而現實中,大部分受到紀律處分的人都還繼續在崗位上工作。對此,我們要從思想上轉變執紀理念,充分認清從嚴執紀的目的不是處理人,而是教育人、轉化人、引導人;不是越重越好,關鍵是要起到警示、導向作用。

人非聖賢,孰能無過。要始終用發展的眼光看待犯過錯誤的同志,主動靠上去做工作,幫助他們認清錯誤、改正錯誤,同時也要善於發現他們身上的閃光點,為他們積極創造機會、搭建平台,鼓勵他們輕裝上陣、多做貢獻、實現價值。讓紀律的“冰冷”和組織的“温度”有機融合,達到執紀的最終目的。

受到處理的官兵也要及時端正心態、擺正姿態、調整狀態,學會在挫折中成長、在逆境中進步。要知道紀律處分只是人生長路的一道關口,也許正是因為有了“缺憾”,才能到達軍旅人生的新境界。

 

輕觸這裏,加載下一頁